上一页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1/8

级巨星的青春期总被人为拉长。但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把青春偶像的资本当成障碍,在16年里,他只跟全世界最伟大的导演合作,用各种阴郁、神经质的角色,把自己磨成一个成熟男人。

1997年,在泰坦尼克那艘超级奢华的巨轮上,这个有一张完美俊脸的穷小子,赢得了富家女罗斯的爱情,也成为当代好莱坞最具代表性的面孔。这部影片第一次奠定中国观众的大片概念,莱昂纳多也成为中国观众最熟悉的好莱坞明星之一。

此后,他都在极力避免让自己变得有名、更像明星,锲而不舍地挑战那些有深度、有高度的电影作品。但他还是一个被无限消费的娱乐符号,尽管自己不情愿——中国媒体与网民们更热衷叫他“小李”,喜欢调侃他的风流、幽默、以及对奥斯卡的穷追不舍。

莱昂纳多一直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一个考究的、严肃的电影演员,而非娱乐明星。在鬼才导演昆汀·塔伦蒂诺的新作《被解救的姜戈》中,他出演一位残暴狰狞、还带着几分喜感的美国南方奴隶主。莱昂纳多已经有10多年没有演过配角,此次,他奉献了从影以来最为邪恶、最张扬跋扈的一次表演。

在好莱坞这个耀眼名利场里,超级明星永远是主流文化精髓,他们直接、炫目、奔放,无时不刻不在提醒你:瞧,好莱坞就是这样!而坐在记者面前的莱昂纳多,性格内敛、深沉,是拥有巨星号召力的性格演员,又是好莱坞主流的叛逆者。

“现有的体制喜欢把明星定义在一个狭小的范围里,一旦他们在某个角色上取得成功,那接下来只要重复就是了。”《胡佛》的制片人布莱恩·格雷泽说,“要拒绝这种重复的诱惑真的很难,很多人都害怕挑战。”

莱昂纳多做到了。他已洗刷掉了咄咄逼人的帅气外表,留着胡子,刻意保持一脸沧桑,说话声音并不大,语速也慢。

(时光网特派记者L.A报道)

莱昂纳多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2/8

采访实录

1时光网:感谢你抽出时间,和中国的影迷直接对话。(莱昂纳多:很高兴,应该的。)很多中国的影迷听到你加盟《被解救的姜戈》时都感到很惊讶,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?是昆汀向你发出的邀请吗?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促成的这次合作?

莱昂纳多:其实我很多年来一直都在关注昆汀,我是他的超级影迷,很少有电影人像他一样特别。他能将自己极其怪诞的想法转化成影象搬上大银幕,而且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之着迷。他是我认为的那种值得被礼赞的电影人,很少人能够真正发挥其最本真的艺术才华,创造出独具个人风格的作品,完全不同于我们通常在电影院中看到的。

这一次昆汀试图在《被解救的姜戈》中创造一种新风格,这是一部关于逃亡奴隶的意大利通心粉式西部片。但里面也有南部地下组织的怪诞角色,我在其中饰演一个被形容为“恶龙”的恶魔式角色卡尔文·坎迪。他是个南方种植园主,以让奴隶们决斗为乐,是个极度无情的奴隶主。所以当昆汀·塔伦蒂诺向我发出了邀请,面对这样一个机会,我绝对不会错过。

2时光网: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,你饰演的卡尔文·坎迪,和你早先所饰演的那些角色都非常不一样,这个人物比较极端,属于极度黑暗邪恶的一面,对你来说这算是一次冒险吗?

莱昂纳多:我想当人们了解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,它的历史背景,那个时代的美国究竟发生了什么,那是美国南北战争爆发的前夕,那些种植园主们简直就像国王或女王一样,这是我对卡尔文·坎迪这个角色的多种思考,他确确实实代表了南方道德的腐朽,一切不对劲的东西,他就像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,想要紧握住他的权力、他的财富,不惜任何代价,他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极度自负。

我之所以被卡尔文以及影片的故事吸引,是因为这个角色的复杂性。他主宰着很多奴隶的性命,但同时他又是被这些奴隶抚养长大的。他与他们之间是有情感联系的,唯一被他视为父亲般的长辈就是一个黑人,但他依旧是一个重度的种族主义者,是一个典型的奴隶主。昆汀在剧本里将这些不同的生活化元素融合到一起,赋予角色真实的另一面,让我和其他所有角色都真实可信。

3时光网:片中最震撼我的一幕就是餐桌那段戏了,直到今天,它鲜活地在我眼前浮现。我想知道在拍摄时,有多少是你自己的即兴发挥,有多少是你之前需要做的准备工作,使你爆发出如此精彩的演出?

莱昂纳多:那个片段非常特别,我和昆汀对此也讨论了很久,当时的种族歧视者有两个不同的派别,不同在于成为种族歧视者的理由。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3/8

莱昂纳多:其一是宗教信仰,拿着圣经的一派,说着:看啊,我们生来优秀,我们是纯净的种族,而你们不是;而另一派则是从科学的角度,是一种伪科学,被称为骨相学,是其中之一。我从前曾经研究过骨相学,我向昆汀提议想让我的角色成为一个伪科学家,是一位骨相学的专家,知道头骨是如何工作的,为何一个人就能比另一个人优越。

我为昆汀提供了许多关于它的资料,而和昆汀这样的人合作的妙处便是,他本身是一位编剧兼导演,这点会(给创作)带来很大区别,所有一切都集于他一人,你用不着跑到各个部门去,只需要他一个人说:看,这就是我对于我这个角色的热情,这让我觉得能和他产生联系,对我有意义。然后过了两个星期,我拿到了一份大概3页的独白,关于卡尔文如何看待这个世界,而我得以在片中演出这段优秀的独白。整个这个段落拍摄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令人难以置信地张力十足,我讲述了我的想法,也许卡尔文和头骨一起出现,他们就像是真正的科学家一般,那真的是非常棒的一段场景。

4时光网:对你来说,演英雄和演反派哪个更具挑战性,更让你觉得兴奋?

莱昂纳多:我也说不清楚 ,演英雄和演反派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挑战,当扮演一个反派的时候,你可以完全不用顾及影片剧情所传递的价值观,可以极度自恋、肆意妄为,完全只在乎自己。卡尔文·坎迪就是这么个角色,他肆无忌惮地攫取着生命中的一切精华,并乐在其中。对一个演员来说,演这个角色很令人兴奋。

演反派更自在,因为完全不用理会影片的结构,他们不是故事的道德中心,可以放开了去表演,但演影片中的英雄主人公也同样并不容易,因为主人公要考虑的事情更多,他们必须想到影片整体、顾全大局,我猜这也是很多演员说演反派更有趣的原因吧。

5时光网:我认为你和昆汀先生非常有勇气,在涉及敏感的黑人奴隶题材时却以一种毫不含蓄的手法去处理。和《紫色》等其他一些类似的种族题材的电影相比,《姜戈》显得更原始更直接。我想知道当你第一次看到剧本你决定来拍这部电影,有没有犹豫过观众能否接受呢?

莱昂纳多:我想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。每个人都曾经质疑过,当你为了这样一个机会甘冒如此大的风险时,人们立刻就会很关心和担心你最终呈现给观众的将是怎样一种面貌。奴隶制题材,这个话题在当今的美国依然需要被小心对待,它属于非常敏感的领域,依旧是美国的一根“非常”神经。因为它还是很普遍的,我们还是有种族歧视的,这个情况还在出现渗透在美国各处,所以如果你选择了错误的角度,那么可能会冒犯许多人。

但是我觉得勇气可嘉的是,他决定拍摄一部意大利通心粉式西部片,充满了幽默。他决定把这故事当作一段美国的民间传说来描绘,这正是我们当今社会所需要的,就像一面镜子,可以让我们审视过去,告诉自己我们就是从这儿出发的,这个问题我们不应该忽视。看看它的阴暗面,以及里面包含的幽默,同样地,它也能娱乐观众。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4/8

6时光网:在《姜戈》的拍摄现场,你要跟一批顶尖的黑人演员们对戏:塞缪尔·杰克逊、杰米·福克斯还有凯丽·华盛顿,你们之间需要非常强大的信任感,才能完成这部非常敏感却又张力十足的电影,能讲讲你们是怎么合作的吗?

莱昂纳多:所以当我们站在片场的时候,我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,我必须去虐待那些我特别喜欢、特别崇拜的演员们,把他们看得比我低贱,采取非人的手段对待他们,这真的挺难的。对我来说是个很难跨越的障碍,但就像演其他的角色一样,一旦你掌握了这个人

莱昂纳多

物的核心,接下来的表演就顺理成章了,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成为了他(卡尔文),现在回想起来还蛮有趣的。

我会想:哇,我们真的要这样做么?我们真的要超越极限,将冲突和暴力放大到极致吗?真的需要走这么远吗?我问了这样的问题,而塞缪尔和福克斯立刻对我说,如果你不放胆去做的话就是对历史的曲解和伤害,如果你畏手畏脚将问题裹上糖衣,如果你将问题轻描淡写,观众最后肯定会讨厌这样的处理方式。他们的话对我很有启发。

7时光网:令人惊喜的是,在《被解放的姜戈》里,hip-hop音乐与通心粉西部片的结合格外巧妙。

莱昂纳多:昆汀总是给观众带来惊喜,从拍《落水狗》、《低俗小说》时起就这样,他是风格先驱,他总是在尝试电影这种媒介的各种可能性,经常带给我很多的惊喜。看昆汀电影时,你永远无法预料不到你将会看到什么,不管是片中的音乐,还是乌玛·瑟曼在《低俗小说》中做的方框手势。他把音乐看得跟电影一样重要。

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一直被音乐包围着,音乐会启发我们。我们是在南方种植园拍摄的,那里发生过不少历史事件,在拍摄对演员来说很有难度的戏时,他会把音乐声音放得很大,让每个人都融入戏中,感受彼此间的联系。在片场这是个很细腻的举动。他在休息间隔也大声放音乐,那是个很独特的片场,昆汀营造出一种派对的气氛,但是没有人比他更努力,他是个不可思议的电影人。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5/8

8时光网: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在表演上有天赋的?

莱昂纳多:从记事起我就想成为一个演员,我记得两三岁时爸爸带我去洛杉矶市中心看演唱会,他说:演出等会儿才开始,你想不想干点什么?我说:好啊!就冲上了舞台。我都忘了当时我是在跳舞还是在干什么,反正我就是想让大家都注意到我。我还经常模仿我父母的朋友,他们来串门的时候我就学他们,希望能逗我爸妈笑 ,我喜欢用这种方式与他们沟通,我喜欢娱乐他们。我十二岁时,我的继兄是个演员,他当时要去拍广告。我跟父母说我也想干这个,他们说不,你得去上学念书,我说不不,我要去试镜。所以放学后,我父母就带我去进行了一次试镜。

9时光网:但好莱坞试镜过程是很残酷的,你有没有过被拒绝的经历?

莱昂纳多:我想每个人都有过被拒绝的经历。我有很多朋友在娱乐圈打拼,大部分时间他们都被人拒绝,能一直当演员就像是中彩票一样,非常困难。有人问我是怎么成功的,我觉得,大部分是因为运气,因为时机,在对的时间站在了对的位置,而且时刻做好准备。我一直有很强大的动力,成为一名职业演员是我从小时候起的梦想。

10时光网:如《男孩的生活》、《不一样的天空》,那么年轻的你表演已然十分精彩,饰演智障少年非常不简单,你无法从亲身

经历中汲取灵感,你的出色表演还获得了奥斯卡提名,你是怎么演活那个角色的?

莱昂纳多:《男孩的生活》是我主演的第一部剧情长片,它是我踏入电影世界后走的第一步,因为它,我有机会观察伟大的罗伯特·德尼罗是如何工作的,近距离感受他的职业精神。

莱昂纳多

我一直想进入电影圈,我之所以能够在《男孩的生活》后去演《不一样的天空》,是因为有像德尼罗这样的切身榜样,能够亲眼目睹他细致入微的表演,也因为我看了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,从马龙·白兰度、蒙哥马利·克利夫特到詹姆斯·迪恩,看到他们的表演让我心想:哇,看看这些人取得的艺术成就。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6/8

莱昂纳多:我记得十五岁的我暗自想:未来有一天,我希望自己能接近这些巨星的水准。十六岁的我准备《不一样的天空》的过程正是以德尼罗为榜样,我要竭尽所能地为这片子做调研准备工作,我去了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智障儿童疗养中心,在那儿待了一星期时间,创造了那个角色,哇,那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儿了,二十一年前。

11时光网:在你那么年轻的时候,《泰坦尼克号》两亿美元的大投资,超豪华的电影布景,但整部电影的主线是由你和凯特·温丝莱特支撑起来的,你是如何顶住巨大压力,展现你的演技的?

莱昂纳多:我和凯特私下仍会不时谈论那段经历,直到现在我们还经常联系,与凯特的谈话能帮助我拼凑起对那段往事的回忆。我们两个之前都只拍独立电影,我接拍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可以与她工作。

当时她说:我要演这个电影,我希望你也来加盟,我想跟你一起合演。我们都觉得那是之前我们从未涉足过的领域,需要承担的责任也不同于以往,那可是历史上最昂贵的电影之一,虽然最初我们并非刻意,但最终结果变成了最贵的。

我觉得自己就像离开家,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虽然实际上片场离我家很近。我被卷进詹姆斯·卡梅隆打造的泰坦尼克的世界里,那次经历绝对让我们变得更好,我们体验到了参与最顶尖的奇观电影是

莱昂纳多

什么滋味。那是一次工作量极大的工作任务,但是当时我们俩并没有意识到,我们之前从未想过影片会在世界范围内造成如此大的反响。《泰坦尼克号》在全球各个国家,让全世界的观众为之倾倒,这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幸运,不仅仅是因为那促成了我们俩的合作,还有就是成就了我们的事业。在那之后,我们可以有机会选择出演我们喜欢的角色,那段经历至今仍植根在我们彼此生活中。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7/8

12时光网:你拍摄了很多电影佳作,作为一位制片人和了不起的艺术家,你认为目前电影业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吗,还是电影创作已经背离了讲好故事的初衷?

莱昂纳多:我得说,过去的一年诞生了很多电影佳作,这是满足观众需求的必然产物。你得明白,在历史的长河里,电影一直如波浪般的潮流更迭,60年代音乐电影风行一时,70年代是导演们的天下,80年代是超级大片涌现的年代,90年代的风潮又不太一样,2000年以后独立电影兴起,后来这股潮流也退热了。

我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时期,如今的电影市场越来越细分了,过去的电影基本都是中等规模,而现在的电影要么投资很小,要么是超级大片,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电影公司都不再投拍中等规模的片子了。很多独立片商见到好的剧本就会大呼:我想投这部电影,这是观众想看到的。它们中有很多拍的也很棒,总之一切又开始在发生变化。不过也许在现在的市面上,我就拍不了《飞行者》那样的电影了,也拍不了《血钻》,花九千万、上亿美元拍有关非洲钻石的故事,或有强迫症的亿万富翁传记片,这种题材如今已经很难获得投资。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尝试走出电影圈,去寻找更多的私人投资。

13时光网:提到《血钻》,片中你的南非口音十分的正宗,简直就是本地人,你是怎么办到的?《血钻》的结尾很感人,你的表演灵感来自何处?

莱昂纳多:那段旅程简直就是另一部电影,我们在非洲待了六个多月,对我来说那是一片全然陌生的土地,完全不同于我以往的经历。我们跟当地人在一起,和那些在战争区当过兵的人进行交流,不仅仅是聆听他们说话的方式,还要学习和理解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,去体会当时他们有多么困难,精神上遭受的巨大磨难。幸而有跟他们一起相处的那段时光,我才得以更好的塑造角色。

14时光网:去年我有幸采访了马丁·斯科塞斯,对我来说,他不仅仅是个导演,他更像是电影领域里的毕加索或莫奈,是位艺术大师,能谈谈你对他的看法吗?

莱昂纳多:很多人都对电影抱有激情,就像昆汀,昆汀精通B级片,知识渊博。而马丁则是经典电影的专家,他俩合到一起就是最厉害的电影资料库。

莱昂纳多

时光专访

返回首页8/8

莱昂纳多:马丁尤其特别,他可能看过1980年前的所有电影,他是迷影人,也是电影学的教授,他对电影艺术的热爱及欣赏是很多人难以企及的。他不工作时也看会电影,整天都沉浸在电影的世界中。对他来说,电影是一门最超然卓绝的艺术。

我们应该庆幸他的存在,因为没有人像他一样,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伟大的电影艺术家。(时光网:可惜我没有遇见德西卡和费里尼,但我很荣幸我遇见了斯科塞斯。) 我也很想见见费里尼。

15时光网:你的电影里《飞行者》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,霍华德·休斯是个性格复杂的人物角色,能演好他,你的身心肯定都受到了很大的挑战。

莱昂纳多:谢谢,那也是我演过的电影里我自己最喜欢的一部,部分是因为我对饰演休斯怀有很高的热情。我在大概25岁的时候就读了他的传记,当时我心里就纳闷怎么没人拍这个呢。我足足花了8年时间才找人写好电影的剧本。迈克尔·曼曾经有意执导,但他后来拍《拳王阿里》去了。后来我有幸与马丁面谈,我跟他说:斯科塞斯先生,我花了8年时间准备这个片子,你愿意当它的导演吗?我跟他从《纽约黑帮》起就成了朋友,很幸运能请到马丁担任《飞行者》的导演。

这部片子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转折点,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责任感,它不是别人的,是我把它交到世界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手

上的。我是这部片子的制作人,所以我对它倾注的心血非比寻常。不是说我导演了这部片子,我完全没有参与执导,但那是第一次,我融入了影片的每一个部分,我不再仅仅是一个受雇的演员,我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。

莱昂纳多